当前位置:首页 > 会长讲话 > 会长讲话

会长讲话


李子彬会长在2015“小企业 大梦想”高峰论坛上的致辞

——“一带一路”是大国发展战略
发布日期:2015-07-20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会长 李子彬
(2015年7月1日)
 
尊敬的顾秀莲副委员长,李朴民秘书长,各位企业家朋友、媒体朋友们:
  大家上午好!
  在国家发改委、工信部、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的指导和支持下,由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发起并联合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融资担保业协会、中国开发区协会、中国投资协会、新华网共同举办的第三届中国中小企业投融资交易会及“小企业 大梦想”高峰论坛今天正式开幕。首先,我代表6家联合主办单位,向参加开幕式的各位领导和企业嘉宾表示热烈的欢迎!向关心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社会各界朋友表示由衷的感谢!
  “投融会”是目前国内唯一服务于中小企业投融资的全国性、专业性展会。“小企业大梦想系列论坛”以服务中小企业为中心,围绕当前国际国内经济热点和中小企业发展热点问题,邀请厉以宁、刘世锦、龙永图、李扬、张瑞敏等众多关心和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领导、著名学者、企业家莅临演讲,为“在路上追逐梦想”的中小企业提供了一个汲取营养、开阔思维的难得机遇。
  当前,“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成为社会各界关注和研讨的热点。我想借此机会,与在座的领导、企业家朋友们分享几点我个人的体会。
  一、“一带一路”是大国发展战略,是中国提供给世界的一个公共产品,是通过沿线国家经贸投资合作,共享发展机遇的战略倡议和行动。习近平同志演讲时用“五通”来概括,即贸易通、道路通、货币通、政策通、民心通。贸易通是经贸合作;道路通是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货币通是金融合作与开放;政策通是在政府层面的协调合作;民心通是文化上的友好合作。所以“一带一路”战略的涵义非常丰富的,从硬的基础设施建设到软的人心、文化相通。“五通”里经济贸易合作、基础设施建设是基础和重点。
  “一带一路”所推进的地区,沿线有65个国家,大多是欠发达国家,也有相对收入高但总体讲是不发达国家。这些地区人口44亿占全球的三分之二,贸易占全球的三分之一。但也有许多复杂的问题,如基础设施不完善,复杂的地缘政治的挑战。有趣的是发展中国家普遍缺钱,但这个地区相对说来不缺钱,它占全世界主权财富的70%左右。如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外汇储备,中东的石油输出国,也拥有大量的外汇储备。但是这些资金因为缺乏区域性金融合作的机制和平台,被投放到发达国家的金融市场上去了,没有转化为这个地区自身发展的资金来源。
  这些国家又处在工业化、城镇化快速推进的阶段,各国发展的愿望都很强烈。所以习近平同志提出“一带一路”的建议后,国际社会反响非常热烈。首先是把基础设施建设好,实现互联互通,进一步推动经济贸易合作。所以,基础设施建设是突破口,是基础,而基础设施建设最缺的是资金。亚投行、丝路基金是区域金融合作的新平台,这个地区本身不缺资金,关键是建立一个机制,把资金通过某种金融合作的机制引导到本地区的发展上来。
  “一带一路”战略应运而生,是中国提出来的促进全球经济繁荣的公共产品,而并非是要对抗美国。“一带一路”是跨越60多个国家的巨大工程,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大家的共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治情况复杂,环境差异大,在国别选择上应优先选择政治上比较稳定、发展基础较好、潜力比较大的国家,建立一些示范性的项目。
  “一带一路”合作绝不是五六十个国家和中国的双边合作,而是一个区域合作。上海、广东、天津、福建的“自贸区”是国内的,叫自由贸易园区。跨国的自贸区FTA是跨境的,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独立关税区通过谈判而设立的自由贸易安排。自贸区合作标准内容包括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的自由化和便利化。除此之外,还可以叠加其他的经济合作,比如人才交流等等。
  有观点说“一带一路”将有助于钢铁、水泥等国内过剩行业的转移和消化。实际上,我们转移过去的不是过剩产能,而是优势产能。比如纺织、服装、钢铁、水泥都具有非常强的国际竞争力,具有很高的性价比。正如德国人把汽车工厂建到中国来,全球各国汽车产业都存在产能过剩,但转出去的不能称为过剩产能,而是优势产能。中国的对外投资动机是多元的。有的企业出去是为了找资源,有的是为了推销自己的产品,而高科技企业则要到海外去通过并购获取技术。“一带一路”战略对中国企业实施国际化战略创造更多的投资和贸易机会。并额外的创造出一些新的机遇。比如,共建基础设施建设,中国企业在工程总承包、设计、施工以及交通、发电、移动通讯等设备供应都有优势,有很多机遇。
  二、“一带一路”战略作为中国版的全球化战略,必然会面临全球化的系统性挑战,面临各种外部安全风险,急需国家从总体安全战略加以管控和综合应对。
  一是大国地缘政治博弈带来的全局性挑战。美国为了维持全球霸权,将进一步强化“亚太再平衡”战略,挑动和利用南海争端,离间我国与东盟整体关系。加大经济合作成份,加大与我竞争力度。另一方面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为抓手,推动美国版的亚太经济融合,阻滞欧亚大陆深度融合。印度是直接影响“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计划实施的关键国家,对“一带一路”始终保持高度警惕立场和矛盾纠结心情。2015年1月,印度对斯里兰卡总统大选进行干涉,成功阻止有利于“一带一路”的“亲华”领导人上台,致使中国承建的,在科伦坡15亿美元的港口扩建计划受阻。印度与美国联手利用对孟加拉国的影响力,涉足索纳迪亚深水港80亿美元项目投标,挤走中国的竞标公司。未来印度也可能对南亚—印度洋国家深度参与“一带一路”战略加以干涉。使我国在南亚建立稳定的战略支点面临诸多困难。日本将遏制中国作为谋求重新崛起的着力点,实施干扰性、破坏性竞争遏制行动不可避免。未来将伺机介入南海争端,拉拢东盟国家反华遏华。在中亚地区也将加大资金支持力度和项目投入,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进行牵制。日本最近设立1100亿美元的亚洲基础设施基金,就是明显的例证之一。
  二是“一带一路”战略沿线地区许多国家都是所谓“转型国家”,正处在新旧体制转轨期、“民主改造”探索期和社会局势动荡期。一些国家民主体制不健全、移植西方式民主“水土不服”、旧体制惯性强大等问题突出,政权更替频繁、政局动荡常态化,对“一带一路”战略构成系统性风险。如泰国的“大米换高铁”项目、缅甸莱比塘铜矿和密松水电站项目、希腊比雷埃夫斯港项目、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口等项目遭遇,中方的重大战略项目成为这些国家内部不同政治力量争斗的牺牲品。中东地区结构性力量失衡加剧,“阿盟”分裂趋势加大,各国派系纷争不断,国家政治蕴含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三是地区冲突和局部战争造成的常态化威胁。“一带一路”战略沿线的多个国家,历史问题复杂,民族宗教矛盾尖锐,武装冲突频发。2012年全球爆发武装冲突38起,2013年共发生较大影响的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33起,2014年武装冲突超过10起。仅2013年,在巴勒斯坦、缅甸、阿富汗和肯尼亚,就有不少中国公民因暴力冲突而丧生。
  四是境外反华势力与当地非法组织的干扰破坏。多年来,境外“东突”、“藏独”、“民运”、“法轮功”邪教组织等反华势力,千方百计地袭扰破坏我海外利益。
  五是自身因素与海外环境交织,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屡遭挫折的案例时有发生。我国的企业到海外投资起步较晚,不熟悉国际市场,缺乏海外投资经验,会计、律师、咨询等中介机构发育程度低,风险评估能力弱等问题比较突出。同时,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缺乏协调机制,一哄而上,恶性竞争,打乱仗,缺乏力量整合,造成资源和资金的巨大浪费。
  上述内外各种因素,给“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带来全局性的挑战。
  总之,全球经济仍处于深度调整之中,“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有助于培育新增长点,提振全球经济。同时,有助于利用我国的优势产能,调整国内经济结构,扩大国内各类配套投资,扩大对外出口,有助于宏观经济稳增长的目标。另一方面,也必然面临各种困难和阻力,这是一个长期的战略,需要整体的规划和顶层设计。坚持“亲诚惠容”、合作共赢基本方针,经过长期持久的合作努力实现计划目标。
  最后,再次感谢各位朋友们出席本届“投融会”,祝大家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联系我们 | 人才招募 | 网站地图 | 免责条款
主办单位/版权所有:中国中小企业协会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京ICP备08005153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9号新华大厦六层  邮政编码:100045 技术支持:铭万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