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交流 > 国际交流

国际交流


嘉兴牛仔布工厂的贸易启示

发布日期:2017-07-11      来源:FT中文网

说那天是个雨天太轻描淡写。2005年7月,在嘉兴(位于上海西边)一处泥泞的平地上正在举行一个新工厂破土动工仪式,瓢泼大雨浇在了现场助兴的舞狮人的身上。主要投资人曹光彪说了一个关于雨水象征着金钱的谚语,试图活跃气氛。他身边的美国合作者、投资者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在伞下向外张望着。

 

 

这座位于嘉兴的牛仔布料工厂原本是为了取代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伯勒(Greensboro)的业务,后者在历史上曾是美国纺织品制造业的中心——当时罗斯刚于不久前收购了伯灵顿工厂(Burlington Mill)和Cone Denim牛仔布工厂,以打造自己的国际纺织集团(ITC)。但是中间出现了一个问题。当时全球配额体系到期,中国出口美国的纺织品激增,于是美国准备实行特殊保障配额,为美国纺织品制造商赢得更多时间去适应中国纺织品的涌入。

罗斯十分镇静。“保障措施的愚蠢之处在于,像我们政府那样实行保障配额体系不会把纺织品制造业工作带回美国,”在动工仪式后他接受采访时表示,“唯一会发生的是下一个成本最低的制造国将得到这个产业。”

时间快进到12年后的今天,如今身为美国商务部长的罗斯正负责对美中贸易关系进行为期100天的评估——将于7月15日结束。他还负责根据一条允许总统叫停被认为构成国家安全风险的进口产品的条款,对美国钢铁和铝制品进口——包括从中国进口的相关产品——进行调查。借助这些调查,特朗普政府将展开首批重大保护主义举措。但嘉兴牛仔布料工厂以及两国纺织品行业的故事提供了一个具有启发意义的例子。

因为2005年罗斯还对中国钢铁产生了兴趣,使得这个故事变得更有趣了。当时他的国际钢铁集团(ISG)刚与米塔尔钢铁(Mittal Steel)合并——后者后来收购了欧洲的安赛乐(Arcelor),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钢铁综合企业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ISG持有中国一家钢厂的股份,促使中国于当年出台了禁止外资控股钢铁上游行业的禁令。(今年3月,在加入特朗普政府后,罗斯退出了安赛乐米塔尔董事会并出售了剩下的股份。)

纺织品没有成为今年特朗普政府贸易调查的目标,部分是因为美中纺织品贸易是双向的。十年来,中国向美国出口的纺织品总量大幅增长,正如贸易谈判代表当时所担心的一样。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中国如今也是美国纺织品出口的第四大市场。

 

美国纺织业就业流失严重。在1995年至2016年期间,美国纺织业和服装业就业人数从150万减少到了56.5万。失去工作的大多数是南方女工。而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占据的市场份额不断扩大。2005年,中国占全球服装和纺织品出口的四分之一。2014年,中国的占比达到了40%左右。

但是,早在2005年,转变也已经开始。在嘉兴这座工厂建设期间,沿海制造业中心的劳动力成本上升已经使得附加值较低的纺织制造业迁往内陆较贫穷的省份。2011年,曹光彪领导的永新集团(Novel Group)把持有的嘉兴这家牛仔布料工厂的股份出售给了ITG,罗斯在去年美国总统大选前不久出售了股份。

 

 

中国纺织业投资者也已经把工厂搬往海外其他国家。这一转变在美国看来还不明显(尽管美国的T恤现在更多可能是贴着“土耳其制造”、“孟加拉制造”或“越南制造”的标签),因为中国在美国纺织品进口中的份额只是略微下滑到了38%。

这一转变在全球看来也不明显,因为全球纺织品市场扩大了。但是整体来看,中国纺织品出口总额在2014年达到峰值,未来几年可能出现相当显著的下降。

这与钢铁和铝制品有什么关系?中国钢铁和铝供应严重过剩,过剩的供应则流入国际市场,正如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的那样。如今在这两个行业,中国都占据了全球供应的一半。

表面上看,钢铁和铝制品的行业动态与纺织品完全不同。中国在纺织品上的主要优势是薪资水平;在金属冶炼行业,产能激增则是因为投入成本较低、工厂更新、更有效率,以及工厂愿意为了偿还债务以微薄利润(甚至亏损)运营。

但在另一方面,金属贸易纠纷确实与薪资水平和中国的制造业优势有关。洗衣机、自行车和园艺工具都是用中国生产的钢铁在中国制造,并运往美国。中国汽车行业——由中国企业与外国汽车制造商的合资企业主导,材料为中国制造的钢铁和铝制品——如今正转向出口市场以实现持续增长。飞机制造(另一个需要铝制品的行业)正在转向中国。

事实上,对进口的钢铁和铝制品提高关税可能使得美国国内钢铁和铝制品涨价,同时压低其在国际市场的价格。这只会使得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制造商对美国制造商的成本优势增加。

实际上,这会帮助中国在从汽车到消费商品等行业进一步扩大全球市场份额。提高关税将推高美国制造商的投入成本,只会损害它们的竞争力以及特朗普政府首要经济目标之一。

2005年,罗斯在嘉兴展现了他的智慧:“中国已经成为了美国制造业和贸易平衡问题的象征。”这仍然是事实。由于他现在是美国商务部长,他应该谨慎对待解决该问题的办法。

不久前,欧盟和墨西哥的贸易谈判代表在墨西哥城举行了升级一份2000年签署的贸易协议的新一轮谈判。本轮谈判预计将在年底结束。谈判如此急切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双方似乎都迫切希望利用该协议来影响特朗普政府。墨西哥官员关注着即将到来的与美国和加拿大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重新谈判。同样,自特朗普上任以来,有关美国和欧盟大型贸易协议(奥巴马政府时期启动)的谈判便进入冰点。


 联系我们 | 人才招募 | 网站地图 | 免责条款
主办单位/版权所有:中国中小企业协会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京ICP备08005153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9号新华大厦六层  邮政编码:100045 技术支持:铭万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