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5A级协会
全国先进社会组织
国家中小企业公共服务示范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观点 > 企业导刊

财经观点


推动“内循环”的中国经济新动力在哪里?

发布日期:2020-09-23      来源:中国中小企业导刊     作者:安邦智库




二季度中国经济恢复比预期乐观

7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和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初步核算,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456614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2020上半年GDP同比下降1.6%。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下降6.8%,二季度增长3.2%。二季度经济增速回正而且达到了3.2%,在疫情和内涝之下应该说是一个还不错的成绩。


微信图片_20200731170857.jpg 



从投资看,1-6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281603亿元,同比下降3.1%,降幅比1-5月份收窄3.2个百分点。其中,民间固定资产投资157867亿元,下降7.3%,降幅收窄2.3个百分点。从消费看,6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3526亿元,同比下降1.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2.9%),降幅比上月收窄1.0个百分点。其中,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29914亿元,下降1.0%。1-6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72256亿元,同比下降11.4%。第二季度工业持续恢复。6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4.8%,增速较5月份加快0.4个百分点。

从环比看,6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月增长1.30%。1-6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3%。对外贸易有所好转。今年6月,以人民币计价,6月出口同比增长4.3%,为连续第三个月实现同比正增长。以美元计价,6月出口同比增长0.5%,较5月的-3.3%实现同比由负转正。进口方面,以人民币计价,6月进口同比增长6.2%,而5月同比增速为-12.7%。以美元计价,6月进口同比增长2.7%,5月为-16.7%,上年同期为-6.8%。

从上述数据来看,二季度中国经济恢复还算可以,比此前市场预期的要乐观一些。工业增加值和外贸进出口都出现正增长。不过,消费和投资仍然疲弱,消费增长乏力仍让人担心,此外,民间投资增速下滑超过整体水平,显示企业的状况仍然很差。实际上,这些数据均不出所预料的范围,显示在疫情之后,中国经济在按照既定的节奏缓慢复苏。尤其是工业生产,受到了复工复产政策的明显推动。

那么从当前和未来的中国经济来看,我们需要注意什么呢?

 

需要注意的问题就是消费

在安邦智库(ANBOUND)看来未来中国经济需要注意的问题就是消费。中国是一个生产型国家,但近年来,消费增长已成为中国经济的第一大支柱。2019年,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57.8%,高于资本形成总额26.6个百分点。从上半年数据看,国内消费在逐步恢复,但步履仍然艰难(-1.8%)。如果疫情的冲击真正稳定下来,下半年消费有望恢复正增长。不像投资有立竿见影的功效,消费的培育和增长是个长线工作,不可能在短期内成为疫情之后中国经济的新支撑。

正是因为发展消费是一种慢功夫,所以必须从长计议,从现在就要抓消费,而且要持续地抓,才有望在未来对中国经济形成真正的支撑。

今年疫情之中,中央就在强调国际国内“双循环”,随着外部经济环境和地缘政治环境变差,中国已将推动“内循环”作为发展经济的主要方向。

安邦智库的研究人员认为,推动经济“内循环”,就是在逆全球化的经济新环境之下,寻找到支撑中国经济的新动力。

如何才能找到中国经济的新动力?

过去我们在东南沿海地区搞的是出口加工业、经济开发区、“铁公基”,近些年提的是科技创新、城市化、刺激消费,今年提的是“新基建”。但坦率而言,这些都不足以在当前为中国撑起足够的新增长空间。安邦的智库学者陈功提供的解决思路是,在中国未来整体“向内看”的发展策略调整中,我们需要重新思考“长江经济带”的地缘经济价值,并在发展策略、空间安排和发展时序上做出调整。

 

大规模重启长江经济带的建设

陈功认为,相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环境而言,现在最关键的战略步骤,就是要在高标准环保的基础上,大规模重启长江经济带的建设,重点推动长江经济带西端的经济发展,沿着长江经济带构建一个东西平衡的经济空间,以此对冲外部环境巨变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巨大影响,平衡中国经济增长,扩大消费空间,拉动消费增长,同时推动并实现中国经济社会的健康转型。

安邦所做的匡算显示,目前在中国长江经济带的东西两端,GDP增加值的差距在12万亿元人民币左右,存在明显的“2倍差”现象。然而,发展差距也带来了政策空间,一旦中国在长江经济带的东西两端实现了基本的均衡发展,则中国的中西部市场空间将会迸发出巨大的发展动能。

不出意外的话,西部市场的空间成熟之后,3年新增GDP增加值几乎相当于现在全国地方债的总规模,这实际上为解决令人头疼的地方债务问题,提供了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发展空间和潜力十分巨大,前景可期。

所以在外部经济环境恶化、内部“大放水”政策窗口期已过的背景下,以新的方式来发展长江经济带是一个重要思路。简单来说,提出发展长江经济带的建议,是从地缘战略角度去扩张内部需求。

中国今天面临的局面——逆全球化、在外部被围堵、大洪水、内循环、消费、……,如果不创造新的市场空间,能解决中国的消费问题吗?能消化过剩产能吗?

过去几年中国大力推动“一带一路”,是为了寻求外部市场空间;现在重启长江经济带的发展,是在打开国内的市场空间。这是值得决策层认真思考的一个新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