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导刊 > 经济监测

企业导刊


2017年经济增长特征与2018年展望

发布日期:2018-01-24      作者:毛承之


    1月18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GDP增速为6.9%,较上年加快0.2个百分点,这也是7年以来中国经济首次提速。统计局表示,2017年中国经济运行稳中向好、好于预期,经济运行中仍存在不少困难和挑战;要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界面新闻)

  2017年经济增长特征

  去年的经济增长有何种特征呢?第一,应该是“稳”字的特征相当突出。这种“稳”,就说明中国经济增长的延续性、均衡性以及宏观调控的回旋性能与余地还是有一定的空间,就为新的一年经济增长平稳奠定了一个基础。这种“稳”,不仅仅是指第三季度与四季度的经济增速相持平,为6.8%,而且从整体上与上一年度相比,呈现一种升态势。这说明,支持经济增长转型升级的新动能的规模在扩大,有潜力。

  第二,中央政府制定并加以实施的供给侧一系列改革取得明显成效,而这种成效正是支撑去年中国经济增长走向平稳呈回升状态的重要原因。之前,国家统计局在去年10月19日公布了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长数据,即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59328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9%,增速与上半年持平,比上年同期加快0.2个百分点。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41229亿元,同比增长3.7%;第二产业增加值238109亿元,增长6.3%;第三产业增加值313951亿元,增长7.8%。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8%,经济连续9个季度运行在6.7-6.9%的区间,保持中高速增长。而第四季的一二三产业的增加值分别是24239亿元、96177亿元以及114167亿元,它们所占全年一二三产业增加值之比重分别为37%、28%以及26.7%,均超过25%这个平均比重。而第四季的经济增长速度与第三季度的速度基本一样,同为6.8%的增长。这种经济数据对比说明,尽管从这些产业与上一年的同比增长趋势来看,第四季度的第三产业增速比较大,为8.3%,而其第一第二产业增速比较低,分别为4.4%与5.7%,但是,从它们所占全年一二三产业增加值之比重来看,一二产业同样具有发展优势!反过来说,这种现实的比重结果说明,供给侧改革已经在一二产业上取得了积极进展,否则就不太可能在一个季度之内增加这么多产值。

  第三个明显的特征就是消费增长比上一年度相比下降了0.2个百分点,为10.2%。而消费又会影响收入增长的变动,相对来说,收入增长虽然超过了去年GDP增速,但剔除CPI物价涨幅因素还是低于这个增速。与此相对应的就是去年12月份的广义货币增长下降到历史新低,为8.2%,而这种先行指标又影响到宏观货币流速的持续上升,创出新高,为0.829。因为广义货币增长这里面在事实实证上决定一个消费增长变化如何以及整个市场资本效率运行高低,稳定在何种层次!

  2018年经济增长展望

  为什么在一季度以及二季度实现6.9%的经济增长之后,会在第三季度、第四季度出现稍低于这个6.9%的经济增长呢?其主要原因就是在第三季的经济增长过程当中这里面的广义货币增长不太稳定,处于一种低位增长。因为在第三季度当中,7月份与9月份的广义货币增长均为9.2%,而8月份的广义货币增长却创下历史新低,为8.9%。与第一季度以及第二季度支撑经济增长6.9%所需要的广义货币增长10.6%(3月份)以及9.4%(6月份)相比较,自然可以发现第三、四季度中的广义货币增长均低于前二、三个季度的表现,所以,整个经济增长出现稍微低于6.9%的增长也是一种情理之中的事,也符合科学判断。用中国新剑桥方程(MV=G)科学实证的数据来表示,一季度的宏观货币流速(V)为0.6509,二季度为0.734,三季度为0.73913,很高了。为什么要把这个影响整个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广义货币增长问题讲得如此透彻明了,就是因为这个广义货币增长造就的宏观货币流速已经在达到了一个历史新的高度,也是自2000年以来的历史新高度。既然是一种历史新高度,就不太可能像这样长时间地维持下去的。

  所以,此后的广义货币增长会出现所谓反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既然广义货币增长会出现这种所谓反弹式的增长,那么中国经济增长出现更高一点的增长可能性也在增大,也是一种较大的概率事件。正如去年10月15日周小川在华盛顿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年会演讲所说,过去几年来中国经济增速持续放缓,自此前高于10%降至2012年的8%左右以后,继续降至2016年的6.7%。但今年以来经济增长动能有所回升,上半年GDP增速达6.9%,下半年有望实现7%。也就是说,只要央行在广义货币调控方面稍微一发力,中国经济增长的这个增长速度很有可能实现周小川所说的7%这个增长水平。

  中国经济增长问题,不仅是一个数量问题,更是一个质量与效率问题。而整个经济社会发展质量与效率也最终表现在供需均衡发展以及供给侧改革改造之上,这个时候也需要市场通货紧紧围绕这个目标来转。中国经济增长的看点在哪里呢?我们不能光看到市场经济运行环境当中的通货表现,更应该看到在支撑经济增长的供给通货下,整个社会生产效率如何,有没有发生质的改变,有没有稳定成型。这是问题的关键。以中国经济增长的实际来看,当前这个供给侧改革之下的社会生产效率大约在3倍左右,这个时候,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又基于一种比较稳定的缓慢式增长,约在2.2%至2.3%之间这个区间里,也有可能稍微突破这个2.3%的增长。那么一旦在新的需求拉动之下,中国经济增长也就比较容易达到周小川行长所说的7%这个水平。以当前的情况来看,实现接近7%的经济增长似乎不是很困难的事情。但是,从实证研究来看,这里面存在一些问题。问题是需要怎么样的供给侧增长以及需要达到一个怎么样的供给效率。当前的情况大致上是供给与需求基本上能够满足一个平衡状态,即宏观需求系数与宏观供给系数两者基本上是在2.3%之间波动。这个时候市场上的通货增长速度也就是一种事实上的经济增长!但是,实际上当前的这个通货水平正在走高,到了一个新高度,正在接近13%。这意味着与之配套的整个供给系统的效率还是比较高,要大于目前的这个宏观供需均衡系数2.3%,达4.33%左右。这种结果说明:一方面,当前整体需求还有进一步扩大空间;另一方面,供给侧改革这个供给系统或者是这个生产体系也有很大的调整、改善、改进空间,因为有效的供给效率只有2.3%左右。那么,这个时候,或有人问:宏观供需之间相差2%的大缺口,市场又是怎么样促进这个供需平衡的呢?其实,很简单。涨价就是一种需求。通过市场物价的变动,就比较容易平抑这种供需差!比如,当前CPI为1.7%,需求加上这个CPI,也就大致均衡了。

  十九大后肯定会有新规划,所以,中国经济增长向好的发展趋势不变。2018年经济增长发展趋势如何呢?第一,应该细化深化消费需求改革,不能总搞一些资本营销性的消费需求增长,因为这是假性需求,也是一种资源浪费,而浪费多了,这种消费增长必然要回落下降的!第二,供给侧改革之间也有一个配套与衔接的问题。衔接配套对接不好,这个经济增长效率也就会降低,也会在事实上浪费更多的资源!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的优势是产能保持稳定与就业稳定,产能已经从去几年的4.3回升到4.6状态,这就为新时代的经济转型奠定了基础!(毛承之 著名经济学者)

 


 联系我们 | 人才招募 | 网站地图 | 免责条款
主办单位/版权所有:中国中小企业协会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京ICP备08005153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9号新华大厦六层  邮政编码:100045 技术支持:铭万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91号